阅读历史 请按Ctrl+D收藏本站

小说吧 » 玄幻奇幻 » 天庭小狱卒最新章节列表 » 《天庭小狱卒》最新章节列表 第283章

《天庭小狱卒》正文 第3442章 杀手锏

文/零九二五
推荐阅读: 玄幻:我!天命大反派 洪荒:阐教首徒 坏小孩 LOL:摊牌了,我真的很菜 大唐:我摊牌了,我是皇帝 洪荒:截教副教主 三国:我摊牌了,我是曹操 美人难嫁 洪荒:我摊牌了,我是通天圣人 特种兵:摊牌了,我不是童子军
    “这个祭坛根本不重,别说举这么一小会儿,就算举上三天三夜,也不可能累,不信的话,您可以试试?”

    发现“左光远”对这祭坛,似乎有所忌惮,刘浪作势将祭坛甩给“左光远”。

    “不必,不必!”

    “左光远”眼中闪过一抹慌乱,下意识地躲开。

    祖瞳亦敏感地捕捉到了这一点。

    “有故事!”

    作为一个活了一千多万年的老怪物,即便生命中的大部分时间,都处在“冬眠”状态,祖瞳的经验也不是一般人能比的。

    这一刻,他清楚地认识到,发生在左光远身上的,绝不仅仅是夺舍那么简单。

    如果,只是单纯的夺舍,这个“左光远”不可能惧怕祭坛,更不可能和他们俩说这么多。

    “拿好祭坛,祭坛是关键。”

    想明白这些后,祖瞳悄然提醒刘浪。

    “我看出来了。”刘浪将祭坛举得更高。

    “尚未请教尊姓大名?”为了深挖内情,本来躲在刘浪身后的祖瞳,选择直面“左光远”。

    “承允!”

    “左光远”以为一通忽悠能唬住刘浪和祖瞳,但看情况,无论是刘浪还是祖瞳,都不太可能跪下来认老大。

    这种情况下,“左光远”决定甩一些干货出来。

    而第一件干活,就是他的名号。

    “承允……这个名字好!”听完自称高等生命的“左光远”报出名号,刘浪不住地点头。

    这番反应,把承允给看懵了。

    据他所知,他这个名字,在这一方低等世界,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含义,刘浪一个劲儿的点头,是几个意思?

    只有祖瞳知道,刘浪为什么觉得,承允这个名字好。

    俗话说得好,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刘浪此时此刻的表现,完全是比较的结果,至于另一个比较对象,毫无疑问,就是他了。

    相比于承允,祖瞳的名字,长了五倍都不止,正因为名字太长了,叫起来特别的麻烦,刘浪更喜欢称他为大眼珠子。

    当然,求着他的时候,大眼珠子会改为祖瞳。

    “你来到低等世界,时间应该也不短了,有没有考虑过回去?”一个名字,纠结太多没有意义,祖瞳转入下一话题,而这也是他最关心的一个话题。

    “当然考虑过。”

    承允煞有介事地说道:“不过,看到你们这些低等世界的修者,都还挣扎在起跑线上,我觉得我应该帮你们一把。”

    “扯淡!”

    这套说辞,像极了当年,祖瞳忽悠瞳族先祖那一套。

    祖瞳不免嗤之以鼻。

    不过,现在,他的首要目标是重塑瞳力之身,可是,瞳力从哪来?

    当然是从外边的七彩悬日来。

    所以,必须让七彩悬日恢复正常!

    而在这个问题上,承允至关重要。

    最早,看到祭坛下是左光远的时候,祖瞳当真恍惚了,但事实证明,此左光远非彼左光远。

    种种迹象表明,这个承允是有能力将低阶能量,炼化为高阶能量的。

    哪怕留不下承允这个人,至少也得把低阶能量炼化成高阶能量的方法留下,只有这样,他才有希望。

    所以,接下来的一切都得围绕着这个主题展开。

    确立了中心思想之后,祖瞳决定打开天窗说亮话,“都是出来混的,这种糊弄鬼的话,就不用多说了,你不是怜悯低等世界的修者,你是回不去。”

    “怎么可能?”

    被一语戳穿,承允面色变得极不自然。

    “我是过来人,你就不用打肿脸充胖子了。”祖瞳叹声说道。

    “过来人?你也来自高等世界?”说实话,承允的注意力,一直在刘浪身上,可现在看,祖瞳才是主角。

    “当然。”

    祖瞳满是骄傲地说道:“而且,我确信我过来的比你早得早,所以,你不妨叫我一声大哥。”

    “大哥?”

    承允撇着嘴,说道:“你都混成这样了,还有脸充大哥?”

    “我现在的确有点惨,不过,你也强不到哪去吧?如果不是我们搬开祭坛,你恐怕就在祭坛底下,寿终正寝了吧?”

    祖瞳针锋相对道。

    “我……”触及痛处,承允一时语塞。

    “我们能把祭坛搬开,就能把祭坛放回去,要不要试试?”说话的同时,祖瞳给了刘浪一个眼色。

    刘浪立刻举着祭坛向承允靠近。

    “别过来!”承允彻底惊了。

    “杀手锏,绝对的杀手锏!”这一刻,刘浪和祖瞳,喜出望外。

    一开始,他们以为,祭坛也就是个牵制手段,可现在,从承允的反应来看,祭坛的作用,比想象中要大得多。

    有了这一张底牌,接下来怎么谈都好谈了。

    “好了,不废话了,先说说你和左光远是怎么回事吧?”祖瞳沉声说道。

    “你们认识左光远?”承允懵了。

    “你都夺舍左光远了,就没发现,左光远和这片星空下的普通修者,有一些不一样吗?”祖瞳缓缓问道。

    “是有点儿不太一样,他的身体中,似乎存在一种来自高等世界的能量,连我无法驾驭。”

    承允喃喃自语道。

    “那叫瞳力,负责任地讲,左光远的瞳力,都是我给的。”祖瞳满是骄傲地说道。

    “真的是同道中人?”

    刚刚,祖瞳说自己一样来自同等世界的时候,承允是不怎么相信的,但是现在,他信了。

    有些东西,就比如瞳力,根本不是空口白话能白话出来的。

    “左光远一直为我办事,现在,却死于你手,我应该庆幸,还能站着与我说过。”

    有杀手锏在手,祖瞳说话硬气了很多。

    “我也没想夺舍左光远,是他想弄死我,我不得已才反抗。”听闻,左光远和祖瞳之间,还有亲密关系,承允顿时冒汗了。

    “接着说,详细说。”

    那一段历史无疑是关键,祖瞳沉声催促说道。

    “好吧!”

    对承允而言,那并不是一段光彩的历史,可当下这种情况,不说,只会让过去的一切努力,毁于一旦。

    轻舒了一口气,承允开始讲述,过去一百多万年,所发生的一切。

    事实上,承允和祖瞳的初期经历极为相似,都是莫名其妙地坠入一条空间通道,既而被传送到这片星空。

    之后,承允和祖瞳一样,开始想尽一切办法,寻找回归之路。

    再之后,承允遇到了负气离开瞳族的左光远。
(快捷键 ←) 上一章 返回《天庭小狱卒》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