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请按Ctrl+D收藏本站

小说吧 » 都市生活 » 媵宠最新章节列表 » 《媵宠》最新章节列表 第283章

《媵宠》正文 第30章

文/假面的盛宴
推荐阅读: 玄幻:我!天命大反派 无孔不入(BL触手) 洪荒:阐教首徒 三国:我摊牌了,我是曹操 大唐:我摊牌了,我是皇帝 乐可(番外) 坏小孩 洪荒:截教副教主 LOL:摊牌了,我真的很菜 美人难嫁
    第30章

    他肯定是在报复她!

    盘儿心里很生气,但想到之前给他送的汤,又有点怂。既然他没说什么,只是让她练字,那就练呗。说不定他一个高兴忘了她干的事,她不就成功过关了?

    别看之前让人送汤时,盘儿挺坚定的,但心里多多少少怕他恼羞成怒,如今他轻拿轻放,盘儿也愿意顺坡下驴。

    辛辛苦苦写了几张大字,时候也不早了。

    太子看过后,虽有些微词,但倒也没说什么。今天的盘儿出奇的老实,也格外的殷勤,太子洗漱时,她忙前忙后,只差亲手上了。

    两人换了寝衣,上了榻。

    盘儿安安静静地躺着,格外乖巧。

    太子被她逗笑了,坐起来看着她:“怎么今天这么老实?”

    她眨了眨眼,羞羞地说:“妾身一向本分。”

    “本分?”太子低喃,将她拉了过来。

    盘儿的寝衣是新做的,上身是件掐腰的肚兜,下身是条薄绸的阔腿儿裤。这么穿凉快,可凉快了难免清凉。那裤子的腰低低的,险险悬在胯上,露出一截小腰肢,衬得小胸脯鼓鼓的,小屁股也格外挺翘。

    太子顺手在屁股上打了一下:“那你今天给我送的那汤是个什么意思?”

    来了,来了。

    盘儿也不是没有应对的法子,眨着眼无辜道:“那汤怎么了?据说这汤最是滋补,尤其对男子好。”

    “对男子好?”太子低喃,被气笑了,又打了一下。

    盘儿捂着臀,一脸委屈。

    他顺手在上头揉了揉,低哑着嗓子道:“你这不就是在说我这几日没来你院子,是亏着了,又是肉苁蓉,又是羊腰子的,你想干什么?”

    好吧,盘儿就是这个意思。

    不过她可不敢这么说,就是垂着头,也不说话。

    太子无奈将她拉到面前来,柔声道:“不是说不想当众矢之的?”

    是啊,嘴上这么说,心里也这么想,但其实心里是不想这么想的,所以她就放肆了。前世她从不会这么放肆,也是见了他待自己不同,也是就想放肆一回……

    “我以后不敢了。”

    太子本就没有兴师问罪的想法,此时见她娇娇怯怯的样儿,又想这样一个小姑娘,年纪还不大,却没有这个年纪该有的肆意和莽撞,她其实已经很懂事了。

    “孤没有怪你的意思,”这句话让太子说得格外感叹,“罢了,以后别这么干了,这东宫上上下下多少双眼睛,若是被人知道了说出去,你以后怎么有脸出门,以后别干了就是,若是想孤了……”

    他顿了顿,道:“就让人到毓庆宫传话,孤就来看你。”

    “真的?”

    她一下子有了精神,环上他颈子问。

    “难道我还骗你不成?”

    盘儿很高兴,知道太子说出这话意味着什么,她一高兴就不免笑开了花。爱娇地贴着他脸颊,撒着娇:“那我要是每天都想你怎么办?”

    这话可真把太子难住了。

    盘儿见他不言,也知道见好就收的道理。

    “其实我也不是每天都想爷来我这儿过夜,就是偶尔白天也会想到爷啊。好吧好吧,那我就不每天想了,隔两天想一次行不行?”

    这样一个小娇娇,娇娇气气柔柔媚媚的说想自己,又怕为难自己,说不每天想了,隔两天想一次。太子心里有些激荡,有些酸楚,又有些高兴,总而言之复杂到不行,万般心绪只化为一句‘你这个磨人精’。

    为了应承这句磨人精,盘儿之后就真充当了一次真磨人精。

    就她这段数,太子虽已经大有进步,却依旧不是对手。两人折腾到半夜,才歇下了。

    福禄心累得很,看来那盏肉苁蓉炖羊腰子确实是大补啊,补得殿下大展雄风。

    若是太子知道这老货敢这么想,估计能一脚把他踢到什刹海去。

    ——

    一个本来不打算来的,来了。

    一个本来不想说的话,说了。

    似乎就有什么地方不一样了,第二天早上起来,盘儿格外黏人。具体表现就在于勾着太子的腰带,半天都舍不得丢,水灵灵的眼睛看他,欲言又止。

    太子没把持住,说留下来用早膳,盘儿一下子就笑开了,进进出出忙着安排人去准备早膳。

    一顿饭吃完,时候也不早了,就算太子不走,盘儿也得去继德堂请安了。

    “好了,我中午过来陪你用膳。”揉了揉她的手,太子道。

    得到这句承诺,盘儿总算不勾勾缠了,把太子送走后,就忙着打扮去继德堂。

    她到时,门外已经站着人了,有何良媛,还有刘承徽和马承徽。徐良媛不在,但徐良媛的贴身宫女锦屏站在外头,后来盘儿才知道太子妃一大早吐得厉害,徐良媛进去侍候太子妃晨起了。

    宫女太监们进进出出,也没人招呼她们,几个人只能继续站着。

    期间,富秋富夏出来又进去了一趟,手里端着脸盆热水帕子,太子妃似乎害喜害得严重。

    盘儿在心里算了算,太子妃的身孕应该快有四个月了,怎么这种时候还有反应,前世盘儿生过两个孩子,知道一般孕吐这东西撑过头三个月就会有所好转。

    不过太子妃这本就不正常,三个月的时候闹孕吐,也许是推迟了?

    这一站就是近一个时辰,期间何良媛似乎有些烦躁,时不时往里看看,又看盘儿和刘、马二人,看盘儿的居多,似乎很是谴责她为何能站得住。

    盘儿心里苦笑,不管太子妃是真孕吐还是假孕吐,抑或是故意想晾着她,这都不是她能甩脸走人的理由。

    她也没那个资本,她就是个小奉仪而已。

    这时,富秋陪着徐良媛走了出来。

    徐良媛脸色有些苍白,似乎累得不轻的样子,何良媛讥诮地看了她一眼,没说话。

    富秋道:“太子妃身子不爽,今日就不留各位了。”说着,她对徐良媛点点头,人就进去了。

    回去的路上,盘儿还在想,难道太子妃是真的身子不爽?

    很快小德子就带来了最新消息,继德堂请了太医。

    看来是真的不好了。

    ——

    继德堂里,一片低迷之气。

    其实太子妃严重的不是孕吐,而是前些日子见红了。就在太子那日转头去了盘儿的小院,当时太子妃什么也没说,可半夜的时候就见红了。

    陈嬷嬷说要去请太医,太子妃拦着没让。

    就这么挨了一夜,第二天看下红不多也止住了,太子妃也没感觉到疼,请太医的事就这么不了了之。

    想想也是,以太子妃的高傲,她怎么可能众目睽睽之下暴露自己的软弱。传出去成什么了?前脚太子和太子妃生了矛盾,后脚太子妃就闹着找太医,恐怕太子不会相信,反而觉得太子妃是故意为之。

    陈嬷嬷心疼地不得了,恨不得吃了盘儿的血肉,所以在盘儿看来,这阵子太子妃总是晾她们做坐板凳,其实是太子妃卧床养胎。

    可天气本就酷热,太子妃胃口不好又闹孕吐,所以这胎非但没有养好,反而太子妃越来越不好了。期间断断续续见了两次红,昨晚上又折腾了一夜,这不实在撑不住了,才叫了太医。

    不过这一切盘儿并不知道,她只听小德子说继德堂似乎熏了艾,就陷入震惊中。

    前世可没有这样的事发生,太子妃这胎可谓是安稳无恙地一直到临产,难道她重活了一世,事情就真的变了。

    因为这事,太子本来答应好好的会过来用膳没来,盘儿也并未多想。太子妃都这样了,太子怎么可能一门心思陪小妾不去陪正妻。

    盘儿心里想,经过这场事太子和太子妃的矛盾恐怕也闹不下去了,不管怎样,太子妃到底是太子正妻。

    继德堂里,太子妃面色的苍白地躺在榻上。

    屋里充斥着浓郁的艾叶味道,这种味道并不好闻,甚至可以说有些熏人。

    太子坐在榻前,眼神深沉地看着她。

    本来是夫妻,怎么会闹成这样?太子想来想去,没想出答案。

    这一刻的太子妃无疑是脆弱的,褪去了平时的面具,她其实不过是个苍白憔悴的女子。

    “殿下,我不知道自己哪儿做错了,若是我做错了,你告诉我好不好?而不是这样……”太子妃有些激动地道。

    太子按住她,拍了拍她的胳膊道:“你别多想,好好养身子。”

    “可……”

    “太医说的话你也听见了,如果你再这样下去,这一胎很可能保不住。后院的事你现在也管不了,就交给陈嬷嬷打理,别多想,好好养身子,孤有空就会来看你。”

    似乎最后这一句安抚了太子妃,她终于渐渐平静下来,又躺了回去。她似乎也极累,半阖的眼睛渐渐闭了上,进入梦乡。

    陈嬷嬷在旁边直抹眼泪,太子蹙眉坐在那儿,坐了一会儿,站起身走了。

    西一院里,挺着大肚子的胡良娣正在侍弄一盆栀子花。

    那叶子绿油油的,密密麻麻地挤在一处,期间点缀着几个花苞,虽只是含苞待放,但已有了扑鼻的清香。

    胡良娣手持一把锋利的剪刀,咔擦咔擦地剪着多余的绿叶,听完下面人的禀报,她嗤了一声,红唇微勾:“真是便宜她了。”

    “可不是,让奴婢说太子妃莫怕是装的,这是找不到台阶下台,自己给自己找台阶下,变着花样向太子爷示弱呢。”宫女如烟说道,似乎颇为对太子妃不耻。

    胡良娣只笑不言,眼神幽幽,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不多时,这盆花修剪好了,胡良娣移动脚步左右看了看,见花枝对称,本来不登大雅之堂的栀子花被她修剪出风雅的味道,遂满意地点了点头。

    “行了,不管她是装的还是真不好了,艾都熏上了,显然闹得不轻。既然如此,又何尝不是机会,”燃着蔻丹的纤纤玉指,摘下一朵花苞,搁在鼻尖上嗅了嗅。胡良娣眼波一转,笑了笑道,“去请刘承徽,就说她上次给三郡主送那套衣裳,三郡主很是喜欢,我出布料托她再帮忙做两身。”

    “是。”
(快捷键 ←) 上一章 返回《媵宠》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