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请按Ctrl+D收藏本站

小说吧 » 历史军事 » 爆笑王妃:邪魅王爷涩涩爱最新章节列表 » 《爆笑王妃:邪魅王爷涩涩爱》最新章节列表 第283章

《爆笑王妃:邪魅王爷涩涩爱》正文 第942章 岁月静好(全文完结)

文/酒小舒
推荐阅读: 玄幻:我!天命大反派 无孔不入(BL触手) 洪荒:阐教首徒 三国:我摊牌了,我是曹操 大唐:我摊牌了,我是皇帝 乐可(番外) 坏小孩 洪荒:截教副教主 LOL:摊牌了,我真的很菜 美人难嫁
    元祐帝终究还是将皇位传给了八皇子安启麟,并封八王爷为摄政王,令其辅佐天子。

    三日后,元祐帝驾崩,举国同哀。

    天冥七十三年八月,新帝登基,称庆元帝。

    同日,八王爷被封为摄政王。

    新帝登基半月后,摄政王开始追究参加谋反的官员,或抄家,或流放,或处斩,京城再次血流成河,人心惶惶。

    京城世家迎来新一轮的洗牌,有些就此崛起,成为新贵,有些开始没落,从此退出京城的舞台,而整个天冥国最显耀的存在,当数摄政王府。

    京城的世家贵人都想跟摄政王府攀上关系,无奈摄政王夫妻不举办宴会,不参加宴会,他们根本找不到方法接近他们。

    如今,京城里谁不说摄政王妃好命,摄政王万人之上,一人之下,其权势远远超过于只有七岁的庆元帝,可摄政王眼里只有摄政王妃一个人,身边连个侍妾都没有,让京城的女人都羡慕得红了眼睛。

    当然也有人偷偷说摄政王妃善妒不容人,只是那又怎么样,没看到摄政王自己愿意吗?有本事你也让你男人不纳妾啊。

    辛瑟瑟不知道外面的传言,回到王府后,她才知道在她离开那段时间发生了那么多事情。

    原来老王妃真的不是安枫墨的亲生母亲,这样一来,之前所有想不通的事情,现在都能解释明白了。

    只可惜苦了真正的老王妃,也就是曾经的鄂婆子,想起她在府里当了好几年的粗使婆子,辛瑟瑟就忍不住心虚。

    但窦淑珞是个真正善良心宽的老人家,她没有怪罪辛瑟瑟,反而感激她当初救了自己,还让她留在王府里,否则她有可能一辈子也想不起来以前的事情。

    只是她的身子始终没能好起来,同年九月,在床上躺了一个月后,她最终永远闭上了眼睛,再也没有醒来过。

    安枫墨虽然对窦淑珞这个生母不甚熟悉,却没想她会这么快就走了,他在她屋子里坐了整整一个晚上,在新的一天到来时,他做了一个决定——让窦淑云给她陪葬。

    窦淑云从庄子被带回来后,就一直被关在地牢里面,天天被各种酷刑伺候,不过一个月,她就瘦得只剩下皮包骨,任是谁看到她,都认不出来她是曾经宠冠六宫的淑妃娘娘。

    知道自己要被陪葬后,她垂死挣扎,疯了一般叫着要见安枫墨,可就算她将喉咙喊破了,也没有人理她。

    至死,她都没能等到安枫墨。

    听说她死后眼睛一直张着,无论下人用什么办法都没能让她闭上。

    在京城下起第一场雪时,辛瑟瑟终于见到了那个造成他们夫妻分别三年多的罪魁祸首——段雪茹。

    她进来时,段雪茹披着加厚的毛大氅,屋里烧着好几个炉子,可她还是冷得瑟瑟发抖,她的头缩在大氅里,只露出一张干瘪蜡黄的脸。

    段雪茹是段雪瑶的堂妹,曾经冷月国的康宁郡主,也是当初装神弄鬼、半夜梦游要杀她的黄牡丹。

    她当初看到黄牡丹,觉得她的眉眼间有些熟悉感,只是当时一直没想起来她像谁,直到后来再看到她时,才恍然大悟。

    段雪瑶会在失踪了十年后突然回京、安枫墨中蛊、她中毒,再到最终安枫墨去南疆寻药,这一切的一切,都是段雪茹在背后操纵。

    她设计他们,不是因为她跟他们有仇,而是因为一个极其狗血、极其让人无语的理由——她想让安枫墨跟她生个孩子。

    事情还得从二十几年前说起,当年窦淑云鸠占鹊巢后,她想起自己被家族抛弃的事情,心中愤愤不平,便想让窦淑珞的儿子也尝尝这种滋味,于是她将双胞胎中比较瘦弱的那个丢掉,只留下了安枫墨。

    被丢掉那个孩子便是安枫墨的双胞胎弟弟顾时深,他被扔出皇宫后并没有死,而是因缘际会下被冷月国的献王给救走了。

    献王便是段雪茹的父亲,两人从小一起长大,青梅竹马,渐渐便有了感情,可惜顾时深体内有先天胎毒,且比安枫墨还严重,无论用多少好药,顾时深还是死了,死在他弱冠那年。

    段雪茹比段雪瑶幸运,在国破家亡后,有顾时深陪在她身边,同时她也是不幸的,两人成亲三年,还没有留下子嗣,顾时深就死了。

    得到后再失去,比从来没有得到过还让人崩溃。

    段雪茹因此大病一场,在床上躺了足足一年,一年后,她来天冥国散心,无意中看到跟顾时深长得一模一样的安枫墨,顿时就惊呆了。

    通过调查,她确定安枫墨是顾时深的双胞胎哥哥,于是一个邪恶且狗血的念头就在她脑海里产生了。

    她一直很遗憾没能生下她和顾时深的孩子,如今有一个跟顾时深长得一模一样,且血脉相同的男人出现,如果她错过这个机会,她觉得老天爷都看不下去。

    于是她开始布局。

    世人只知道段雪瑶是冷月国制毒和养蛊的高手,却不知段雪茹其实比段雪瑶还要厉害。

    她将子蛊放进段雪瑶体内,以此操纵段雪瑶的思想,之后的事情也就是辛瑟瑟经历过的那些。

    她让段雪瑶回京抢夺王妃的位置,想要以此分开辛瑟瑟和安枫墨两人,却不想失败了,她不得不让段雪瑶给两人下毒,然后一步步引导安枫墨去南疆寻药。

    至于凤西凉之所以会帮她,那是因为凤西凉欠了她一个人情,可以说凤西凉能够坐上傲宇国的皇位,便是因为她给他的毒药和蛊毒,若不是她,他估计早就被他几个皇兄弄死了。

    之后她设计让安枫墨中箭掉下悬崖,并寻来一个跟他长得一模一样的人齐三,将他扮作安枫墨养在祁怀山上,三年后让他回到京城跟辛瑟瑟做一对真夫妻,只是她没想到的是,齐三被南阳世子的人给收买了。

    而在这三年多里,她将安枫墨带回幽谷,用蛊毒暂时洗去他的记忆,并骗他说自己是她的妻子。

    起初她只是想跟安枫墨生个孩子,相处之后,她将对顾时深的感情移情到安枫墨身上,于是不想让他回去了,她想让他留在幽谷里跟自己做一对真夫妻,一辈子跟自己在一起。

    也因为有了爱的关系,她不愿意逼迫安枫墨,而是想让他也爱上自己。

    她的计划万无一失,偏偏低估了安枫墨对辛瑟瑟的感情,就算他没了记忆,却始终不愿意跟她亲近。

    她更是没想到安枫墨的影卫能找到幽谷来,并将他救走,之后的事情便兵败如山倒,他回了京城当上了摄政王,她被他抓起来挑断四肢的筋骨,身上更是被他下了不知名的毒药。

    如今她就是个活死人,身子早已经废了,就算在炎炎夏日里,她也会冷得浑身发抖,到了冬天,她更是如坠冰窖,穿再多的衣服也没有用,每个月的小日子,她还会痛得死去活来。

    这是他对她的惩罚,比起一剑要了人命,他狠得让人心惊胆颤。

    辛瑟瑟在段雪茹面前坐下来,淡淡道:“听说你想见我?”

    段雪瑶眨了眨眼睛:“我想求你一件事情。”

    “什么事?”

    “杀了我。”

    辛瑟瑟直直看着她,没有说话。

    “我说真的,求你杀了我!”这种生不如死的日子,她真是一天也不想过了,无奈她连自杀都做不到!

    辛瑟瑟嘴角微微勾起:“很抱歉,我没法帮你。”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她当初在做出那些事情时,她可从来没有考虑过别人的感受,既然如此,那就好好品尝自己种下的苦果吧!

    走出庄子,天空开始飘起了鹅毛小雪,天地一片白茫茫。

    安枫墨身披黑色大氅,里面穿着墨色锦衣,显得两腿腿越发修长,乌墨般的长发半披在脑后,他迈着长腿,穿过雪花朝她走过来。

    天地之间,她的眼中只看到他一个人:“王爷怎么过来了?”

    安枫墨走到她面前,将身上的大氅脱下来披在她身上,又握了握她发凉的小手:“来接你,不过是个废人,你何必理她?”

    她笑了笑:“我就想看看这害得我们分离三年多的罪魁祸首长什么样,如今看到了,我也就放心了。”

    他剑眉微微挑起:“放心,本王眼睛不瞎。”

    她吃吃笑了起来,被他扶着上了马车,马车里烧着炭火,她突然进来,冷热交替,鼻子一痒,连着打了好几个喷嚏。

    他的脸色一下子就沉了下来,将她抱进自己怀里:“以后不准你过来看她!”

    知道他是不想自己受凉,她乖得不行,顺着他的话点头:“好,以后都不来了。”

    看她这么听话,他心中一动,低头攫住她的唇儿。

    一阵缠绵后,他的大手放在她平坦的肚子上,低声道:“给本王再生个孩子吧。”

    上次她怀孕到生产,他都不在她身边,虽然两个孩子都很可爱聪明,可他心里始终觉得遗憾。

    辛瑟瑟明白他的想法,点头道:“好,等过了孝期我们就再要一个。”到那时候昭哥儿和阮阮也有五岁了,也差不多再要一个孩子。

    回到摄政王府,昭哥儿和阮阮两个小人儿在门口翘首以盼,青果和梅影则在两旁陪着两个小主子。

    看到青果和梅影两人,她心里不由叹了一口气。

    两人都是苦命人。

    裴五喜欢青果,可那会她只当他是弟弟,等他失踪了,她才意识到自己对他的心意,可惜裴五再也回不来了。

    当初裴五和其他影卫随着安枫墨跳下悬崖,段雪茹并没有救他们。

    知道裴五死去的消息,青果大哭了一场,又病了一场,好了之后她将头发自梳成妇人的发型,她说自己这一辈子没有姻缘,也不打算嫁人了。

    辛瑟瑟劝说过她,但这一次青果很坚持,她只能由着她去。

    至于梅影,就更让人叹息了。

    谁也没想到残墨居然是隐藏最深的反派,他是南阳郡王的养子,很小的时候就被送到安枫墨身边去,这些年来,南阳郡王从来没有联系过他,也怪不得安枫墨从来没有发现过他的不对劲。

    残墨最终的下场不用多说,就是南阳郡王也被连根拔起,天冥国从此再无异性王。

    残墨死那天,听说梅影去见他了,至于他们说了什么没人知道,只知道她出来后,在雪地里生生吐出一口鲜血,一个人在雪地上又笑又哭。

    只是第二天,她就恢复了正常,跟没事人一样,从此不再提残墨这人,可明眼人都看得出来,终究还是不一样了。

    伺候过她的人里面,也就如梦还算幸福。

    想到如梦就想起红颜薄命的红绡,当初红绡背叛她执意进宫,她心里是有气的。

    可她能安全出宫,说到底还是她救了自己,更何况当初她也没做过任何对不起她的事情。

    人死如灯灭,只希望她来生能投个好胎,不用再为复仇而活。

    看到他们回来,阮阮“哇”的一声开始哭了起来:“坏人,父皇和娘亲都是坏人!偷偷出去玩也不带阮阮,阮阮再也不要理你们了!”

    辛瑟瑟哭笑不得,这娇气包,干打雷不下雨,别以为她看不出来她是在假哭!

    可偏偏安枫墨吃她这一套,看她一哭,顿时心疼得不得了,将她抱在怀里轻声哄着:“乖阮阮不哭,父皇错了,父皇以后出去都带上你可好?”

    阮阮立即停止嚎叫,娇滴滴道:“真的?父皇不骗阮阮?”

    “当然是真的,君子一言驷马难追,要不咱们拉钩钩?”在女儿面前,不可一世的八王爷大人完全成了女儿奴,且半点也没有觉得不好意思。

    “好,拉钩钩,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辛瑟瑟看不下去了,拉起一旁的昭哥儿,低下头在他脸上亲了一口道:“昭哥儿有没有想娘亲?”

    昭哥儿被娘亲亲了一口,小脸蛋顿时害羞得通红,扭着小身子道:“有想。”

    “娘亲也很想昭哥儿呢。”

    “娘亲,昭哥儿有个秘密想告诉你。”

    “什么?”

    “昭哥儿最最喜欢娘亲了。”

    她的心软成一片,嘴角的笑意掩也掩不住:“娘亲也最最喜欢昭哥儿。”

    外面的雪越下越大,雪花纷飞,屋内一片其乐融融,岁月静好,不外如此。

    (全文完)

    【作者题外话】:感谢一路相伴的读者,有缘再见,爱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