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请按Ctrl+D收藏本站

小说吧 » 都市生活 » 一曲醉心最新章节列表 » 《一曲醉心》最新章节列表 第283章

《一曲醉心》正文 完结

文/真的江湖
推荐阅读: 玄幻:我!天命大反派 洪荒:阐教首徒 三国:我摊牌了,我是曹操 大唐:我摊牌了,我是皇帝 坏小孩 LOL:摊牌了,我真的很菜 洪荒:截教副教主 美人难嫁 从跟刘天仙离婚到千亿影帝 洪荒:我摊牌了,我是通天圣人
    累之极的困意,轻声道,“再睡会儿。”现在已经很晚了,更何况经历了刚才那一场激烈的情|事。

    易曲怕他因经历那一场可怕地……而又产生自嫌之感,只是看他的样子似乎还算好,不由得也放下一颗心来。

    “对……不起。”他不该这么相信陌生人,妻主这样教过他。

    易曲先是愣了一会儿,才知道他所为何事道歉,轻抚着他的鬓发:“没关系,如果是我……也会上当的。”那些理性的道理谁都明白,然而危险真正发生,谁还能保持那样的理性去分析,她也不能保证自己不会上当。

    即使一个漏洞百出的谎言,有时在爱在担心在恐惧的遮掩下,也可能一时无法辨别。

    “妻主。”

    “嗯?”

    “妻主。”

    “在。”

    “妻主。”

    “我在这里。”

    ……

    两人就这样不停地一个念着一个答着,直到醉心终于变成意识朦胧的嗫嚅,再撑不住的沉沉睡去。

    易曲转头就见言子雅站在门口正嘴角含笑的看着她,帮醉心掖了掖被子,退了出去并带上门,带着他去了邻旁相隔的一幢青瓦隔间,易曲在结庐医馆也赚了不少钱,翻新了一间隔屋,却也并没有拆了这草棚只是整修了一番,仍与醉心住在这里。

    “王女。”言子雅忽然开口,语气确定。

    “我不是。”易曲淡淡道,这一段时间言子雅对她暧昧不明的态度,以及不时追着她问她那条手帕的问题,还有听到他说起寻找王女,却突然在这青葵村定居下来,不时对她旁敲侧击的种种迹象来看,言子雅已经认定了“她”就是他要找的王女。

    “这条手帕就是证据。”易曲脸色有些微变,她记得后来仍是把它留给了醉心,并嘱咐他这手帕很重要要他收着,决不能给任何人。因为……这本来就不是他的东西。又不能真的将它毁掉,毕竟她并不了解情况,谁知道这手帕会不会关系到她与醉心,不,是一家人的性命。

    “这不是我的。”

    言子雅一愣,继而苦笑起来:“这手帕上的一只鸯……是我绣的。你曾叫司马鸯。”他怎么可能忘了她的容貌,又怎么可能不认得自己曾经的一刻心动。

    “我叫易曲,叫了二十六年,以前一直是,以后也不会变。”

    “二十六年?你不过才二十……”

    “所以我才说我不是你要找的那个人。”易曲的语气肯定平淡。

    “不……不可能。不可能会有人长的这么像。”言子雅的忽然颤抖起来,就像一个用尽了勇气准备迎接新生的人,却突然被告知那个他恨了怨了原谅了的人,错了,“你……你的背后……一定……一定有一块月形胎记。是不是?是不是?”

    言子雅突然要冲过来掀揭开易曲的衣服,不,不会的。

    易曲蹙着眉拦住他:“你要做什么?”

    “我要看到——”

    “她……背后……有……记。”两人正僵持不下间,却听得传来一声虚软无力的声音,声音艰涩,似乎因长久没说话,一时也无法连贯顺利的说出这句话。

    易曲站起身,静静地看了一眼醉心,紧闭着唇走到他身边将他扶坐下来,她狠下心无视言子雅的心结,就是为了拒绝卷入或许可能的纷争之中。

    醉心咬了咬唇,似乎是为了要更流利的表达出自己的想法,胸口急速的起伏了几下,突然抓紧易曲的手,目光直至凝视着言子雅:“但……现在……她是……妻主。我……不会……让。”

    他虽钝了些,却也渐渐能从子雅若有似无的询问里听出些什么来。那一日他去子雅家里要去借东西,却偏偏听到了那样的谈话,妻主……竟是王女,一个已经失去自己国家的王女。她……与子雅还有过婚约。

    为了确认,他与子雅……谈过。

    那几日他竟不知到自己是怎样度过的,直到晚饭之间他端上一盘菜蔬,妻主笑着对他说愿意一辈子吃到这么好吃的菜,他才渐渐觉得心中几日的焦躁平缓下来。

    直到洗碗时,他才想起,那一盘他并未沾筷子的菜蔬因着一时恍惚没有放盐。可是……妻主她都吃了下去。怔怔的盯着手里的盘子,直到眼眶sh润,却擦了擦眼角,脸上漾开笑意。他到底在担心什么,不管怎样只要能一直在一起就是最好的,不是吗?对于子雅他不会让。其他不管妻主做什么样的选择他都不怕,只要……能一直陪在身边。

    “醉心。”易曲嘴角勾起笑意,忍不住捏了捏他的手,以传达自己的意思。又立刻抬头对着言子雅正色道,“我现在只是易曲,其余再无关。”

    言子雅怔怔的回不过神来,忽然疲累了表情,道:“我……没要你做什么。”他顿了一顿忽又扬起笑意,“这么多年了,我也累了,只是想把这一切告诉你而已,现在说完了。从今后我与你司马家再无干系。我说这些只是想给自己一个新生,这样才能找回与白柳过下去的勇气。”不管眼前这个女人,是选择复国或是在这村子里终老一生,都与他言子雅再无关系,他……也要为自己活一次。

    嗯?

    原本视线纠缠的两人再听到最后一句时,一起抬头看向面前那个无限风华的男人。

    “你们这么看着我干什么?”言子雅挥挥手,突然站起身来,往外走去,尽管面上故作镇定声音里却是止不住的笑意,“三天过后来喝喜酒啊。”啧,每天看着这两人眉来眼去,他和白柳一起养的两只鸡都发|情了,更何况是他这个芳华正当的妙龄男子呢。

    言子雅唇角噙着笑意,那个女人应该是一副被娶的小夫君模样在屋子里忐忑不安的等着她吧。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不用他的命令他能自己主动扑过来啊……

    ◆◆◆◆◆◆◆◆◆◆◆◆◆◆◆◆◆◆◆◆◆◆◆

    三日之后。

    整个青葵村都是一片沸腾,甚至连清渠镇的许多人都惊动了,你说稀奇不稀奇。这青葵村里同一日竟有两家已经成亲过许久的夫妇要重新成亲。

    这让他们匪夷所思的远不仅这些。那叫白柳与言子雅的小夫妻的婚礼办得真是从未见过的豪华,就算是全镇的彩灯节也没她们一家那晚挂的彩灯多,那灯笼那轿子那吹打唢呐那礼仪仗势真是让她们大开眼界,那日大摆的流水宴也让多少男女羡慕兴奋。

    又说那另一家的易大夫,除了她那个小夫君很少露面,她算是清渠镇人比较熟悉的面孔。这成亲场面虽说没有那一家气派奢华,那形式却让人暗自称奇。譬如新郎不盖盖头只淡施匀粉,又比如请了一个年长众望的宣读了一片奇怪却通俗的誓词:“你当以温柔的耐心来照顾你的夫君,用你的一生来敬他爱他,在众人的见证面前,你愿意这样做吗?”接着一群人就见易曲囧囧有神的在众人面前吻了下去……然后又囧囧有神的看着传说中温顺的新郎脸红的踹了新娘一脚……

    作孽啊……传说中温柔贤淑的小夫君何时变成悍夫了……

    一群淳朴的乡邻乡亲就带着笑意,看着两对满脸幸福的夫妻,争着要闹洞房。

    开什么玩笑,新婚之夜,春宵苦短,一群人来了还搞什么。这是言子雅与易曲的共同心声。

    易曲双目一转,正看见李秋涯在一群闹洞房的里瞎起哄,立刻唇角勾起阴险的笑意,缓缓慢慢清清楚楚句句字字道:“李秋涯,你什么时候才答应楚冬人的求亲啊?”

    李秋涯的原本想整易曲的邪恶的笑意,僵凝在脸上,抽cu着眼皮用眼角瞟着周围忽然静下来的人群,内心无力嘶喊着,不……不要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老子有人喜欢难道很不可思议吗?你们这群没眼光的,他大爷的,你们搞清楚,今天的主角不是……

    李秋涯尚未找到应答的词,忽听得人群爆发了。

    “小胖啊,你……你也有希望嫁出去了。呜呜……”一大妈一边涕泪横流,一边拍着自家儿子的将军肚。

    “儿呀,爹再也不愁你嫁不出了。”一大哥摸着自家儿子流着口水一直傻笑的脸,一边急急拉着自家儿子回家准备找人说亲。

    “冬儿,你看看你,连李六子家的那个‘女人’都嫁得出去。你怎么着也得给嫁个像易大夫和隔壁那样有钱的妻主。”哎哎哎,他们家有希望攀贵啊。

    李秋涯泪流满面的抱着头,蹲在地上。

    老子哪里差了?!!!!!!!!!!

    楚冬人,老子就是不嫁,不嫁,不嫁,不嫁!!!

    可怜正在隔壁道喜的楚冬人忽觉眼皮一跳背后一凉,搓了搓自己的手臂,可能是最近天太凉了吧……

    冬夜的风也在这一片温宁里悄悄地暖了,春天……快要来了吧?
(快捷键 ←) 上一章 返回《一曲醉心》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