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请按Ctrl+D收藏本站

小说吧 » 都市生活 » 撒旦劫情:前妻,乖乖回来最新章节列表 » 《撒旦劫情:前妻,乖乖回来》最新章节列表 第283章

《撒旦劫情:前妻,乖乖回来》正文 姐姐你是我的67(终章 )

文/婉转的蓝
推荐阅读: 玄幻:我!天命大反派 洪荒:阐教首徒 三国:我摊牌了,我是曹操 大唐:我摊牌了,我是皇帝 坏小孩 LOL:摊牌了,我真的很菜 洪荒:截教副教主 美人难嫁 从跟刘天仙离婚到千亿影帝 洪荒:我摊牌了,我是通天圣人
    应广大人民群众的要求,贴一段番外,据说都对结局很不满意,oo

    *

    夕琰跟希蓝在爱尔兰结婚之后直接绕着欧洲度了一圈蜜月,我们的乖乖女希蓝当然不可能做出这种连结婚都不经过父母同意的惊世骇俗的事情来,还不都是被某个男人逼的。

    那天爸爸得知两人重新在一起并且大发雷霆命令她立刻回国,他问了她是否愿意跟他之后,就一声不响地起身开始收拾她的行李,她以为他是要带她回国也就没有阻拦又躺下睡了一会儿,她没有他那么好的体力,可以在那么激烈的欢爱过后还能精神抖擞地干这干那。

    结果等后来到了机场之后她才得知他们是要飞去爱尔兰,她满脸的茫然,

    “我们去爱尔兰干什么?我们不是应该回中国吗?爸爸生气了呢……”

    在她看来,两个人现在互相明了了彼此的心意,互相坚定了要在一起的决心,那应该回去共同面对爸爸,然后用真情换取爸爸的谅解和同意,爸爸也不是那种不通情理的人,最后一定会祝福她们的。

    此时两人正站在人来人往的机场大厅里,里见夕琰凭借着英俊出众的外表和冷峻的气质赢得了众多的眼光,当然她也毫不逊色与他,她明眸皓齿温婉清雅,以一种洁白晶莹的姿态偎在暗黑系的他身边,一黑一白,两种最极端对立的颜色,在他们身上却是那么的契合。

    他有些无奈地垂眼看着她,心性简单的她又怎会知道,对敌要讲究策略,顾墨辰不会那么轻易就放过他的,所以他要先斩后奏,等他将她娶到手,生米煮成熟饭,顾墨辰同意或者不同意都只能接受这个事实了,到时候他再深入人心就显得简单多了。

    当然他这些心思都不能讲给她听,讲了估计按照她那么传统乖巧的性子她也不会配合他先把婚结了的,所以他就低头吻了吻她的唇角轻声哄她,

    “乖,先跟我去个地方,然后我们再回去见你父母!”

    她的味道太过于甜美,他忍不住就又含着她的唇深吻了下去,丝毫不顾忌此时两人还在候机中,失而复得的那种危机感不是每个人都能够体会到的,他现在恨不得一天二十四小时都将她绑在身边守着。

    说实话,他觉得她这么轻易的就原了谅他很不真实,通常的情侣吵个小架闹个别扭都还要男方哄来哄去半天才能好,可是当初他伤她那么深,她竟然不要他的道歉不要他的忏悔,就那样软软原谅他了。

    她要是打他骂他折磨他或者一直不肯原谅他也好,她这样温柔让他很怕,他怕她是故意这样对他好然后再不声不响地离开,狠狠的伤害他来报复他,所以他现在迫不及待地需要彻底拥有她,让她成为他名正言顺的女人,他才可以安心。

    只是他又怎么能知道,分开的这半年里她等他等得有多心酸,她等得都已经绝望地要用催眠来忘却他了,所以他忽然的出现,坚定的我爱你三个字,就一下子让她的心柔软了下来。

    她不是个刁蛮爱惹是生非的人,只要明了了他爱她的心意,就已足够。也许有人会说,她就这么轻易的就原谅他了吗?她就不怕他又是再一次的报复?

    说实话,她对他了解并不是很多,但依着她对他仅有的那点了解,她觉得他是个骄傲的人,不会轻易的放下身段,不会轻易说爱,可是他说了,所以她选择心无旁骛的相信他,相信他不会再伤害她,相信他会好好爱她。

    他吻她吻的痴缠,周围的视线顿时更加热烈了起来,她窝在他怀里羞得不好意思抬头,就晕晕乎乎答应了跟他去爱尔兰,结果去了爱尔兰之后才知道他要在这个国家跟她结婚。

    她当时的第一反应就是不行不行绝对不行,结婚这么大的事情她怎么能得不到爸妈的祝福呢?可是他给出的理由却让她动容,他说爱尔兰是世界上极少不允许离婚的国家,虽然近几年这条规定有所改变,但是他愿意跟她签署为期一百年的婚期。

    当他眉目认真神色郑重地跟她说出这些话的时候,她的心底不是没有震撼的,更多的是感动。不是什么山盟海誓的誓言,没有多么动听的爱语,他只许她有生之年能够给予她的幸福。

    一百年,足够他们好好爱一场,她当然知道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前世今生,她也不奢望,她跟他一样,只求有生之年能够一起看细水长流。( 千千小说网)

    结完婚后她以为他们总该回国了吧,哪曾想他又带着她开始游山玩水,还美其名曰“度蜜月”,她哪里有什么心情跟他度蜜月啊,她可是一门心思要回国请求爸爸的原谅的。.

    这期间她无数次表示过抗议,但是要么被他吻得喘不上气来,要么被他扑倒吃干抹净,最后她只好妥协,她也知道他平日里工作那么忙,难得有机会像现在这样陪她旅行,所以她也就放松了心情好好跟他享受这份难得的悠闲。

    他很少叫她希蓝,或者蓝,或者什么亲爱的,老婆这样亲密的称呼,他总

    是喜欢直呼她的名字:

    喂,顾希蓝,你看那个建筑很漂亮……

    喂,顾希蓝,你把我的领带放哪里了……

    顾希蓝,我们今晚去吃你最爱的中国料理吧……

    顾希蓝,我爱你……

    顾希蓝,顾希蓝,她也喜欢这他这样叫她,这让她感觉好像自己是他的唯一一样,每次他这样叫她的时候她的心里就柔软地像注满了水。

    是啊,她确实是他的唯一了,锦爸爸不在了,他也不可能跟他妈妈相认,他就剩她一个人,在以后漫长的岁月里她一定会好好爱他,让他不再孤单。

    一个多月的旅行他们玩的很开心,她终于能够看到他肆无忌惮的开怀大笑,像个意气风发的大男孩,只是他每次这样快乐的欢笑,她总是既高兴又郁闷。

    她高兴的是他终于可以抛却心中那些阴影快快乐乐的生活了,而她郁闷的是,他笑起来的样子太帅了,太年轻了,那笑容璀璨到让她觉得大他五岁的自己一下子成了个黄脸婆。

    终于,在他第n次这样欢笑过后,她闷闷不乐了一整天。他不动声色地眯着眼问她怎么了,她支支吾吾说不出个所以然,又怎么好意思开口说自己是在介意比他老了那么多?

    晚上的时候他将她钉在大床上逼问她为什么不高兴,她一开始还嘴硬,后来在他强悍而又霸道的攻势下不得不妥协,气喘吁吁结结巴巴地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

    他的脸停在她的头顶上方,就那样灼灼盯着她了一会儿,然后忽然裂开嘴角笑了,他低头轻吻着她的唇在她耳边呵气,

    “其实……我觉得,我们俩……真的是绝配……”

    他拖着长长的音调不疾不徐地说着,她满脸的茫然,

    “啊?”

    “不是都说女人到了三十岁左右在那方面都会如狼似虎吗,你看你大我五岁,等你三十岁左右的时候我正好是身强力壮的年纪,正好可以满足你……”

    希蓝的脸一下子就红透了,那之后她再也不敢提两人之间的年龄差距的问题。

    *

    希蓝跟夕琰结束蜜月旅行回到中国的那天,在顾家的宅子外正好碰到了似乎也刚从外面回来的海澜和御梓谦,海澜边走着边手脚并用的捶打着御梓谦,娇俏的小脸上满是气愤,嘴里还边大声的骂着,

    “御梓谦,你混蛋,我要告你非法拘禁!”

    希蓝从车上一下来就看到这么暴力的一幕,连忙上前拉开无比粗暴的自家妹妹,

    “海澜,你跟梓谦这是去哪儿来?怎么这么巧啊你们俩正好也今天回来?”

    希蓝的话音落下,两个男人的视线在空中默契的交会了一下又各自闪开看向自家女人,海澜气愤地瞪了被自己打了半天依旧纹丝不动的某只腹黑狐狸一眼,一跺脚扭头往家里走去,希蓝无奈地叹了口气也跟着走了进去。

    她们身后,两个同样身材高大而又优秀的男人拖着行李箱步履沉稳地走着,什么叫做对敌一致?看看里见夕琰和御梓谦就知道了,为了各自娶得美人归,他们很默契地站在了同一战线上,提前联系好回国时间,然后一起出击抵御强悍的岳父大人。

    顾墨辰和慕黎早已在家里等着他们了,见两个女儿先进来,慕黎赶紧上前拉着她们嘘寒问暖,两个心肝宝贝同时失踪了一个多月,她这心里头想的慌。

    里见夕琰在客厅站定,还没来得及坐下喝一口佣人端上来的茶就直接开了口,

    “顾先生,我打算用整个里见家族做娶希蓝的聘礼,您看怎么样?”

    虽说他跟希蓝已经结婚,但是毕竟还没得到顾墨辰的同意,所以他不能改口称呼他“爸”,更何况这个字,在他的生命里很少有机会叫出过,他对这个字也很生疏。

    “啊?”

    这下子换一大群人都愣住,顾墨辰的脸色有些阴沉,希蓝也愣住,皱眉看着说得云淡风轻的他,他却只是给了她一个安心的笑容,然后又继续对顾墨辰说,

    “反正整个里见家族您也吃进一大半去了,剩下那半我也没有什么好留恋的,就当聘礼好了!”

    “胡闹!”

    顾墨辰冷喝了一声,

    “你把里见家族都交出来了,你让希蓝跟着你怎么生活,难道要喝西北风去?”

    希蓝偷偷看了爸爸一眼,小声地在旁边说,

    “我不介意……”

    顾墨辰狠狠瞪了她一眼,气愤地训着里见夕琰,

    “半年前你害的她声名狼藉甚至无法在珠宝设计界混下去,现在就想这样让她不声不响的跟着你?”

    “wow,老爸,难道你想让他也学那谁谁谁富商,包下报纸的一整个版面写个theone?”

    顾海澜这会儿来兴致了,凑到顾墨辰面前笑嘻嘻地说。

    话说这里见夕琰真的太男人了啊,先是将姐姐掳到爱尔兰结了婚,如今又用整个里见家族来做聘礼,叫谁谁不感动啊?怎么人家的爱情都这么浪漫呢?再想到自己被某人劫到一个无人岛上疯狂压榨了一个多月她就要疯掉。

    希蓝听海澜说要夕琰又是登报又是这样那样的,不由得再次小声抗议,

    “我不需要……”

    她不需要他向全世界宣告对她的爱,她只要她自己明了他爱她的那颗心就足够了。

    “你给我闭嘴!”

    向来对两个女儿宝贝的很的顾墨辰见她一直站在那个臭小子那边,也不由得沉了声音低低吼她。

    还真是女大不中留啊,这才刚结婚没几天就处处护着那臭小子了,希蓝这样的举动让顾墨辰一颗心很是受伤,果然还是他的小黎好,一辈子都陪在他身边,不离不弃。

    不过还没等顾墨辰有太多的时间来思考怎样对付那臭小子,一直站在旁边冷眼旁观着这一切的御梓谦幽幽开口,

    “顾叔,我也有件事要跟您说一下,您上次让海澜转告我,说我们的婚期要再拖五年……”

    “是,你们年纪都还这么小,等再成熟一些再谈结婚的事情也不迟!”

    顾墨辰脸上划过一丝不自然,但依旧不肯在小辈面前失了风度就胡乱编着理由搪塞着。

    其实,让海澜跟他的婚期再拖五年,是他上次被他跑去给里见夕琰报信而气得一时冲动之下说出来,他哪里舍得御梓谦这么优秀的女婿啊,没想到海澜那丫头竟然立马就通知了御梓谦,这让要面子的他拉不下脸来再收回自己说的那些话。

    “这事恐怕拖不到那么久了,因为……”

    御梓谦眨了眨眼笑得狡黠,

    “因为,海澜可能已经怀孕了!”

    此话一出,顿时如同一声惊雷在众人头顶上方炸响,慕黎和希蓝的表情已经不能用震惊来形容了,直接目瞪口呆半天回不过神来,连脸上甚少有表情的里见夕琰都不由得讶异地挑了一下眉,随即又抿唇轻轻笑了开来。

    他觉得自己不经过顾墨辰的同意就掳了希蓝去结婚就做的挺绝的了,没想到这位御家二少爷做的更绝,直接让顾海澜怀孕!果真有龙门老大的腹黑与狠厉风范……

    顾墨辰的脸色已经黑的没法再黑了,坐在那里大口的喘息着,胸口因为生气而剧烈地起伏着,恨恨瞪着满脸平静地御梓谦,御梓谦不动声色地温柔笑着与自家未来丈人大眼瞪小眼的对峙着。

    这里面最震惊的当然要数当事人海澜了,她在最初的错愕过后冲过来就给了御梓谦一拳,懊恼地吼,

    “御梓谦,你在胡说什么啊?我们不是每次都有用套套的吗?”

    慕黎刚从震惊中回神又被海澜这番话噎得掩面快要昏倒在顾墨辰怀里,她的宝贝二女儿,可不可以不要这么豪放的在众人面前说这样的事情?希蓝也微微有些尴尬,就赶紧别过了头去,正好对上里见夕琰看她的视线,两人就那样默默互相凝视着用眼神交流着彼此心内的想法。

    御梓谦想到被自己扎破的那些套子,精明的眸底划过一抹算计,但是面对顾海澜的时候依旧是温柔的笑,

    “用套子也并不代表所有的套子都100%没有问题的,不是吗?”

    “……”

    顾海澜已经彻底无语,她大口大口深呼吸了好几次这才忍住要杀人的冲动。

    那天她老爸一气之下说要将她的婚期推五年,她兴高采烈地跑去给某人打电话,

    “哎哎御梓谦,我爸说我们的婚期要再推五年,哈哈,!”

    她兴奋而又激动地大笑了半天之后这才发现电话那端的他没了音响,她以为他挂了,拿开电话一看还在通话中,她不由得气愤的问,

    “喂,御梓谦,你在听吗?”

    半天,她才听到那边传来他的声音,

    “顾海澜,收拾一下你的行李,明天我们去度假!”

    他声音平静地说完就啪的挂了电话,急得她在这边喂了半天,再打过去他就已经关机,她气到不行,他干嘛忽然要去度假啊,她才不要去呢,再说了他们的婚期都推那么久了,这段期间他们彼此能不能另结新欢还不一定呢。

    可是,为什么想到刚刚他听到婚期推后时没有任何波澜的声音,她就觉得心头莫名的堵得慌,他总是这样冷静而又理智,理智到让她有些怀疑,他是不是真的像他自己说过的那样爱她。

    第二天她还在蒙着被子大睡,就被自家老妈叫醒,说是他派来的人在外面等着她,要送她去赶飞机跟他汇合一起去度假,她起床气正浓气势汹汹表示抗议,但最终还是被老妈还有他派来的人强硬的带走塞进了车里。

    她气愤的磨牙,就算那只腹黑狐狸再怎么英俊迷人优秀卓越,她老妈也不至于这么迫不及待地将她推向他吧,难道她离了他御梓谦就再找不到别的优秀的男人了?

    只是,她又怎能理解她老妈的一番苦心呢,慕黎那还不是看着顾墨辰推了他们的婚期,想在她跟御梓谦这件事情上助他们一把嘛。

    好吧好吧,度假就度假,她想他要是能带她去个浪漫的地方她也就原谅他了,可是她竟然被丢在了这么一个无人的小岛上,除了她跟他之外。

    更要命的是,还断网,他也不允许她用手机以及固定电话,整个与世隔绝了似的,她每天被他变着花样压在身下折磨着,直到现在她才明白,他做这一切的最终目的就是为了今天:逼她老爸同意他们立刻结婚!

    在岛上的那段时间,她过得暗无天日的所以也就忘了关注自己的大姨妈,如今听他这样一说,她直接惊恐地看了他一眼然后抬手捂住小腹脑袋里飞快地开始算着时日,最后等她算清了自己的大姨妈已经迟了半个月的时候,两眼一黑差点晕过去。

    某人宽厚的手臂适时伸了过来接住她,顾墨辰这时已经恢复了些理智淡定地吩咐一旁的慕黎,

    “小黎,你带海澜上去验一下!”

    慕黎看了御梓谦一眼,然后就看到他眼底暗藏着的那些喜悦和幸福,她摇了摇头拉过自己的女儿往楼上走去了,看那小子的表情,这丫头八成是有了。

    不过,这样又何尝不好呢?如果确定了那个人就是自己想要相守一生的人,孩子只是早晚的问题。梓谦一直就是这样的人,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并且一直在为自己想要的而努力着。将自己的小女儿交到这样一个优秀男子的手里,她跟顾墨辰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呢?

    还有夕琰,他是一个活在黑暗中的人,有些人,因为受过伤,所以才会更懂得如何去爱别人,他跟希蓝经历过别后重逢,想必今生应该会不离不弃了吧,而最重要的是,他是锦的儿子,她常常想,也许这就是命吧,命运让她与锦错过,却安排他们的孩子重新在一起。

    不一会儿,楼上就传来了惊天动地的咒骂声,然后是慕黎轻声的安慰声,什么不要生气不要激动要小心肚子里的孩子什么的,某只狐狸的嘴角像是微微弯了一下,瞬间又恢复了淡然,他还有更艰巨的任务在眼前呢。

    顾墨辰坐在那里抬眼看着面前两个意气风发的少年,又看了一眼偎在其中一人怀里的大女儿,再听听楼上小女儿的鬼哭狼嚎,最后长长叹了一口气抬手捏着额头上楼去了。

    事到如今,他要是再端着架子拿捏着他们,就有些太矫情了。

    可怜我们家墨鱼丸一世英名,就这样毁在了两个臭小子的手里。

    后来的后来,他们都给了自己心爱的女人一场盛世婚礼,一个幸福温馨的家。

    *

    最后愿所有看文的亲,都能遇见属于自己的那份美好的爱情。

    我们新文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