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请按Ctrl+D收藏本站

小说吧 » 恐怖悬疑 » 红黑游戏最新章节列表 » 《红黑游戏》最新章节列表 第283章

《红黑游戏》正文 终章

文/爪一锤
推荐阅读: 玄幻:我!天命大反派 洪荒:阐教首徒 三国:我摊牌了,我是曹操 大唐:我摊牌了,我是皇帝 坏小孩 LOL:摊牌了,我真的很菜 洪荒:截教副教主 美人难嫁 从跟刘天仙离婚到千亿影帝 洪荒:我摊牌了,我是通天圣人
    这次事件之后,太太对他很感激,听闻他想调度回北方工作,便答应说,一定会想办法帮帮他。虽然她已经和丈夫离婚,但也不是完全与世隔绝,她在圈子里积攒过一些人脉。

    可调度不是这么容易就实现的,更何况他在南方还有很多工作没有完成,这件事花了一年多才传来确切消息来年四月,总部会空出一个适合他的位置。

    白璟川的运气实在是不好,参与车牌摇号这么多年,一直没有轮到他。可调度已经定音,他不打算继续碰运气,祈祷在那之前可以摇到属于他的车牌。他选择找到合适的代理,以过户的方式购买一张。

    签署协议时,他扫了眼卖家的名字,赵水无。

    有点特别,他想,这名字看起来像是出自哪句古诗。

    为了感谢太太的帮忙,白璟川以内推的方式,替她儿子找到一个毕业实习位置。于是过几个月,他又认识了这个年轻男孩,叫夏彰。与他同时认识的,还有一条叫tori的德牧。一人一狗,坐着飞机从北方到这里。

    夏彰说他母亲出国散心去了,把狗jiāo给他照顾,可是他没什么经验,白璟川便主动帮他养了一阵。

    两人在工作中偶有jiāo集,渐渐熟识,因为是母亲的朋友,夏彰有时会把白璟川当作长辈看待,时不时向他倾诉些疑惑。在某次jiāo谈中,他透露,他驱使母亲买下了当年那个“小三”对门的房子。

    “阿姨知道吗?”白璟川很惊讶,他不明白夏彰为什么会如此在意那个人。在他看来,她不过是个被利用的,不重要的角色。

    “我妈不知道。我给她的理由是那个地段好,买了将来一定升值。”夏彰低着头,“其实我本来也没有特别在意她,只是去年暑假实习,我和她遇上了。如果不是后来发现她的名字叫赵水无,我真的差点也喜欢上她……这女人太可怕了,勾引完我爸,还要勾引我。”

    “她叫什么?”

    夏彰以为他没听清,重复一遍:“赵水无,水性杨花的水,厚颜无耻的无。”

    “你还真是有点恨她啊。”白璟川鲜少见到有人这么介绍名字,有时候,这世界还真是小得可怕。

    做小三敲诈,假结婚卖车牌,这个临时媳妇真是有趣,定不是善类。

    他忽然不想只从他人口中得到有关她的叙述了,很想亲眼看看,现实里的她,究竟是伪君子还是真小人。

    “对了,我明年开就可以调到北边去,到时候还得租房子,也是个大问题。新公司附近的房源,应该租金不便宜。”他抛下这个话头。

    夏彰语气一顿,咬饵,“不然,白哥……我有个建议。”

    “你说?”

    “我跟你说的这套房子,现在正好空着。我妈本来只打算买同小区另一栋楼的大户型,这套是我硬加上的。到时候jiāo房,我还是住那边。”

    “你的意思是?”

    “我可以把这边借给你住,只要你答应我一个条件,帮我看看隔壁那女的每天都在gān什么。我也不是说想跟踪她,我就是……我就很想弄清楚,她把我家搞得支离破碎,怎么就能心安理得地继续过日子。”

    白璟川很想告诉他事实,他父母的离婚与赵水无关系并不大,但他没说出口,因为夏彰要让他做的事,正好也是他想做的,“我答应你。”

    “但是你不能让她知道那房子是我买的,也不能让她知道我们认识,不然就露馅了”夏彰小声嘀咕,有点怂,“我怕她报复我。”

    “你还怕她报复?”

    他猛点头。其实赵水无明明没对他做什么,但就是给他一种很忌惮的感觉。他觉得自己玩不过她,玩着玩着,说不定还会把其他东西也搭进去。

    有了这个约定,白璟川在来年开,搬到赵水无对面,和她当起邻居。

    慢慢相处后,他发现这个女人做过的事,比他原本知道的还要多。他惊讶中竟然有些惊喜,如果把女人比作一本书,赵水无绝对是一部犯罪悬疑类作品。他很想读下去试试。

    再过段时间,白璟川、赵水无、夏彰和何露在街上偶遇。他和夏彰说好彼此装作不认识,用十分陌生的方式打招呼,还让赵水无误解,以为夏彰是故意想和她装陌生。

    赵水无找人拍摄私房照的动机让他起疑,正巧表弟aaron与女朋友分手三年,终于打算向前看,尝试开展新的恋情,他本着死道友不死贫道的yīn险亲戚原则,把他介绍给赵水无。

    这一次,他终于确定。这个女人果然不单单是恋爱上瘾那么简单,相反,她对恋爱一点都不上瘾,只对金钱上瘾。

    而且她聪明归聪明,记忆力却不太好,他开着车,挂着从她那里买来的牌照,每天在她面前晃悠来晃悠去,她竟然半点反应都没有,叫人猜不出是在装糊涂,还是真疏忽。

    太有意思了。

    白璟川发现,他竟然在一个女人身上投放了这么多jīng力,而这些jīng力,渐渐开始有所回报。

    虽然过程曲折了点,但他最终得到想要的结果。

    一步步的盘算,一步步的陷阱。他们两人都已经弄不清楚,到底是谁上了当,又是谁中了计。

    终于有个机会,白璟川问赵水无,一个他想了很久的问题:“你的名字是不是出自哪句诗?”

    “是啊。”她果真这么答。

    “是哪句?”

    她说:“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可是这不太对,白璟川想一想,“这句诗里面没有水这个字?”

    “我也是这么问我妈的。”赵水无回答,“可是她说,雪无这个名字看起来太土了,还有点像日本人,反正雪化了就是水,那就叫水无吧。”

    论谁都想不到会是这样的理由,白璟川佩服,“阿姨的想法还真是特别。”

    “可能我也有遗传她吧。”

    白璟川同意,“肯定有。”
(快捷键 ←) 上一章 返回《红黑游戏》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